~ 歡迎芝麻小事,別聊國家大事 ~

bbs.sheeee.com

‹‹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 ››
發新話題
列印

扔掉外遇的男人 女人不要心軟

扔掉外遇的男人 女人不要心軟

比如說,我曾經挺拔的乳房因為哺乳已有了些微的下垂。外表上我依然是個頗有風韻的少婦,但我知道我不再是曾經的青春靚麗了,屬於女人的好時光正在逝去。

但是康平的好時候卻剛剛開始。三十才出頭的男人,事業上又是風生水起,就難免他春風得意了,走起路來衣襟都帶風。

本就是高大俊朗的男人,如今再加上事業作底,自然是魅力非凡。他又一天到晚地應酬、出差,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遭遇一場艷遇。

幾個閨中密友聊天,一說起康平,就大驚小怪地叫我保持高度警惕。每次,我都斬釘截鐵地告訴她們,康平不是那樣的人。

有人說,嫁給一個男人只是開始,而守住這個男人卻是女人的一生,只不過男人守是守不住的,愛和責任,才是攥在女人手裡的風箏線。

我和康平,從戀愛到結婚,從一無所有到今天的中產階層,我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喜怒哀樂,曾經共患難,理應共富貴,我相信康平一定和我一樣珍惜我們的婚姻。

但是我想錯了。

很偶然地,我在他汽車坐墊下發現了一個避孕套空殼。出於直覺和敏感,我猜到他“偷吃”了,也許是“一夜情”,也許是“小蜜”。

我沒有立即追問他,而是暗暗地註意他的一舉一動,終於截獲了一條他來不及刪除的短信,真相卻令我大吃一驚。他竟然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另築新巢,包養了一個20歲的年輕女孩。

打擊撲面而來,我連大哭的力氣也沒有了,只有眼淚像條永不干涸的小溪,不斷地往下流。

一想到這一年的時間他在我面前不動聲色地說著愛,言辭懇切地表白他是個多麼有責任心、對家庭多麼忠誠的男人,我就覺得這個男人太善於偽裝自己了。

我最直接的反應便是離婚,那種情況下,好像只有離婚才是我的唯一出路。但康平卻說他從來只愛我一個人,偽裝,只是因為他不想我受到傷害。

他和那個女孩,只有性沒有愛,他不過是一時糊塗迷戀她的青春妖嬈而已,在他心裡,能和他白頭到老的永遠只有我。

而我,冷靜下來後也不得不考慮良多,孩子,家,還有他,其實都是我無法割捨的,離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於是他很利落地打發了那個女孩,然後毫無愧疚地回到我的身邊,就好像一件衣服,弄髒了洗乾淨就是了。

但人不是衣服,有些事情做過了就會留下污漬。看到他一臉的若無其事,我痛苦地質問他,在他心裡究竟有沒有我和孩子,有沒有我們這個家?

我沒有想到,他振振有詞地說,丈夫有了外遇,做妻子的是不是也應該檢討一下自己呢?

我瞠目結舌,然後聽他說了一大通我的不是,什麼不溫柔啦,不開放啦,和婆婆的關係不融洽讓他感覺很累呀,一天到晚像個黃臉婆讓他提不起“性”趣呀。

那一刻,好像都是因為我的錯,他才去外遇的。

我努力做到最好他卻艷遇不斷

他的外遇已經打擊了我的自信,他的指責更讓我誠惶誠恐。我開始檢討自己,都說聰明的女人要從情敵的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,在這一點上,也許我不夠聰明。

因為婆婆嫌棄我生了個女兒,老是嚷嚷著要我再生一個,我不願意做生育工具,所以和婆婆的關係一直不太融洽,平時也疏於走動。

康平寵愛女兒,對婆婆的落後思想不贊同,也反對我再生,我以為康平是站在我這邊的,對疏離的婆媳關係採取了順其自然的態度,沒想到還是讓他感到了困擾,這是我的錯。

都說少婦豐腴才有味道,我又不屑於為減肥損傷健康,所以一直保持著圓潤豐滿的體形,無視康平對骨感美人的偏愛,這是我的錯。

對春風得意的丈夫不夠溫順,這是我的錯。這樣一檢討,我越發覺得自己確實有很多做得不夠的地方。

我去健身,還去聽專家講課告訴我們如何做一個完美的妻子。我很努力地和婆婆溝通,打電話,買禮物,在婆婆面前真誠地檢討自己。

為了和他有共同的話題,我開始關注財經新聞,看股市行情。

我用一個月的時間瘦了十五斤,用兩個月的時間融洽了和婆婆的關係,不僅僅是我自己,我身邊的人都感到了我的變化,從言談到外貌,愈發朝著完美女人的方向邁進。

但是這一切都沒有阻止住康平外遇的腳步。

艷遇之於他,就像鴉片上了癮。他戒不掉,或者說,根本不想戒。

他的放縱與我無關

漸漸地,雙方父母都知曉了康平的放縱。先是我的婆婆,罵了康平幾句,就把話頭轉到了我的身上,旁敲側擊地說一些做女人的本分。

原來她責備康平的時候,康平反過來歷數我的種種不是,在母親面前一臉委屈,彷彿他的放縱都是我不夠賢良不夠溫柔所致。

接下來是我的母親,流著淚勸我風物長宜放眼量,說現在有錢的男人都這樣,他不去勾搭別人,別人也會來勾搭他,又諄諄告誡我要做個好妻子好母親好兒媳。

我懂得母親的好意,在她想來,康平如此,定是我有不足的地方,又或者,女人想拴住男人,首先得把自己變得盡善盡美。

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“好”到什麼程度,康平他才不再拈花惹草。這樣“好”著很辛苦,可是為了我們的這個家,為了女兒,我還是期待著能用自己的好喚回他的心。

直到那次,我和他一起出席一個宴會。我無意中發現了那張標明“攜眷”的請柬,又覺得這正是一個在康平面前展示我魅力的時候,於是我要求和他一起去。

真的去了,我才明白了康平在答應我時為何遲疑。

原來那一個個衣冠楚楚的所謂成功男人,大部分攜的都不是“眷”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挎在臂彎里花枝招展青翠欲滴的女孩是怎麼回事。

我在暗地裡審視自己,從頭到腳,從衣服到妝容,優雅得體,或許比不上別人的青春靚麗,但成熟優雅的美婦人形象應該更襯康平。

事實上卻是,如果有男人和我點頭致意後再對著康平意味深長地笑時,康平的表情就有些頹然,彷彿今天攜我出場讓他很沒有面子似的。

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麼地方讓康平感覺丟了面子,只好到露台上去吹吹風,強忍住奪眶而出的淚水。

當我正準備進去時,卻看到康平和一個男人說笑著過來了。

當男人取笑康平竟然找不到女人而帶著老婆出場時,康平毫不示弱地說:我馬上打個電話,就會有一打女人恨不得打“飛的”過來。

聽著兩個男人開始肆無忌憚地交流著獵豔的經驗,我的心徹底涼了。

難怪愛情、責任和道德都束縛不住他外遇的腳步,他無非是想要證明自己是一個活得還不錯的男人,是一個有資本炫耀的男人。

當他的人生價值要用一個又一個的女人來證明的時候,我即便是個天仙,又能怎麼樣呢?

我提出離婚的時候,康平依然振振有詞地說我是他唯一愛過的女人,是要與他白頭偕老的女人。

他說:“我在外面找女人與愛你並不矛盾,我追求的不過是愛的唯一性和性的多樣性而已,事情就這麼簡單,你看現在哪個成功的男人不是緋聞滿天飛,你怎麼就明白不過來呢?”

我說我明白。我終於明白的是,他的放縱與我無關,不是我不夠漂亮,不是我不夠放蕩,也不是我不夠賢良。

對一個把放縱當作享受、迷失了方向的男人而言,那些都不過是他隨手扯過來的遮羞布而已。

我選擇了離開。這是我唯一的選擇,男人的放縱與女人無關,當你不幸遭遇到一個放縱的男人時,首先要學會的,應該是不要讓他的放縱持續地傷害到自己。

朵兒留言

放縱的男人?扔!

面對丈夫的出軌,白雪選擇了寬容,並從改變自身入手,希望丈夫能體會自己的良苦用心,卻沒想換來的卻是丈夫愈演愈烈的放縱。

很多受過出軌之痛的女性會提出這樣的疑惑:為什麼男人出現了外遇,卻總是要求女性去一味地改善自己,而且效果還不盡如人意?

其實這主要也是因為改善的目標和方向有一定的誤差所致。如果我們把自己的改善定位在如何迎合對方,如何去適應對方,很多時候反倒會物極必反。

婚姻出了問題,如果要挽救,每個人都需要改善自己。

但我們改善的真正目標應該是將自己塑造成為一個獨立、平等、堅強、對愛有深入理解、擁有健全人格的一個人,而當你真正有這樣的認知和能力後,未來的生活已被你自己掌握在手裡,而不會再被別人牽著鼻子走。

最後要對“白雪”們說,對屢教不改的放縱男人,只有一個辦法———扔!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

TOP

‹‹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 ››
發新話題